第15章 我在,岂容你装比?
上一页  目录  下一页
夏轻雪眉头蹙起,她带陈墨来可不是让他无理取闹,破坏生意的,而且,这酒调制确实的不错。
王剑峰眼见酒被陈墨喝了本就不爽,更何况还说出这样的话,顿时怒火中烧,恨不得将陈墨一脚踢出去!
不过他的脸上依然堆着笑容:“陈先生可能对酒不是了解,没关系,我不介意的。”
“不是啊,别的我不敢说,但喝酒我最擅长,这个确实差劲嘛。”陈墨一点不给面子。
王剑峰脸色阴沉,看了一眼夏轻雪,看不出什么,不禁说道:“轻雪,你怎么找了这么一个没教养的家伙做保镖?”
“王总,这话未免太过了。”夏轻雪眉头微皱,道:“我倒是觉得很不错!”
陈墨正要发火,听到夏轻雪维护自己的话,不禁心中一暖,暂且将怒火压下,心中却是将这家伙判了死刑。
“好吧,不过不是我拆台,你这保镖也太差劲了点,要不回头我帮你找几个,绝对比这家伙强一万倍。”万剑锋不屑的说道。
“不用了,我暂时不打算换人。”夏轻雪摇头拒绝。
见状,王剑峰顿时惊疑起来,他可从未见过夏轻雪对哪个男子如此维护,还走的这么近。
莫非不是保镖?王剑峰心中一惊,不禁仔细看了陈墨几眼,却是丝毫没有发现异常。
麻痹的,不管你是什么人,惹了我王剑峰,我就要让你吃不了兜着走!
王剑峰心念一动,然后转向陈墨,一脸微笑的道:“陈先生是吧,既然说我调的酒很差劲,那看来你定是个调酒高手了?”
“这你就抬举我了,喝酒我行,调酒的能力,我还是非常一般的。”陈墨这回倒是谦虚了,就在王剑峰以为他是怕了的时候,竟然加上一句:“不过,虽然一般但肯定比你要好多了。”
夏轻雪惊愕,这混蛋到底想干什么?不过她隐约感觉到陈墨并不是胡闹,所以选择了陈墨,打算继续看看再说。
王剑峰却是彻底被激怒,语气有些冷地说:“是吗,既然这样,我这里什么都有,就麻烦陈先生展示一下你那高超的技艺吧。”
“没问题,要不是今天看在夏总的面子上,你都没有机会请我出手。”陈墨站了起来,看了一下面前的一切,干脆地说道。
“你……”王剑峰七气了一个半死,然后冷声道,“行,我等着看陈先生的神奇表演,希望等下不会被打脸!”
“那你看好了。”陈墨站起来,看着面前摆放的酒,全都准备好,整个人很快进入一种平静的状态,完全不同于往日。
这一刻,他身上哪有一丝往日的懒散,反而有一种莫名的成熟稳重和专注。
夏轻雪心中微微一动,莫非,这才是这个男人的本来面目?他到底是什么人?
陈墨心神投入,右手抓起了酒,倒入酒壶中,然后迅速地摇动,动作舒缓有度。
只不过他的动作并不好看,完全不如王剑峰的华丽帅气,很平常的动作,也很随意。
要是说有什么可取之处的话,那就是流畅自然,各个动作的衔接,没有任何停顿!
王剑峰却是脸色微变,因为他听指导师傅说过,真正调酒高手的状态,可不就是陈墨这样?
专注!自然!朴实无华!
那些花里胡哨的动作,只是一个噱头,并不能增加酒的口感。
而真正的调酒大师,是不屑这么做的,他们往往更趋于平淡,这就是返璞归真!
难道这小子扮猪吃老虎,真是这方面的高手?王剑峰不禁有些忐忑起来。
夏轻雪自然发现陈墨的动作完全不如王剑峰的漂亮,但她更关注的是他此时的神态,平静淡然,神情专注,犹如对着最心爱的女人一样,温柔柔和。
一举一动,都是那么的轻盈优雅,好像是英伦古堡里走出的贵族!
很快,陈墨停下了动作,酒水倒入杯中。
“蓝莲花,请夏总品尝。”陈墨微微笑着说,只见酒水的正中心,有一朵蓝色的莲花漂浮在那里,好像这不是酒,而是完美的艺术品
夏轻雪竟然有些不舍得下口,不过看到陈墨期待的眼神,她还是轻轻抿了一口。
清凉、甘甜,还带着一丝悠远的莲花芬芳,心神也变得宁静高远起来。
夏轻雪不敢相信,再喝了一口,这酒真是太好喝了,一种让人回味无穷的感觉。
跟这杯相比,王剑峰那个确实太差了。
看到夏轻雪的表情,王剑峰顿时明白,自己输了。
“原来陈先生才是真正的高手,是我献丑了!”王剑峰眼中闪过一丝冷芒,脸上却满是温和的笑容。
陈墨眼中闪过一道精光,这小子虽然恨不得把自己大卸八块,表面竟然能装得如此坦然,还真是一个笑面虎。
“王总说笑了,他哪里是高手,只是稍微好喝一点。来,我们吃饭,吃完商量事情。”夏轻雪笑着打圆场。
王剑峰不想继续这个憋屈的话题,立刻让人直接上菜。
才刚上来,陈墨就残卷残云一般,大口吃菜,大口喝酒,一点也不把自己当外人。
一边吃,他还一边给夏轻雪夹菜。
“你动静不能小一点?”夏轻雪眉头微蹙。
“哈哈,习惯了。”陈墨随口答了一句,继续吃喝。
在战场上,时间就是生命,根本没有多余的吃饭时间,虽然现在回来了,这习惯也改不掉。
“陈先生真是豪爽。”王剑峰皮笑肉不笑的道,“恐怕陈先生之前没有吃过这样的美味吧?”
“呵呵……”陈墨呵呵一笑,也不辩解,继续大快朵颐。
夏轻雪却是优雅吃了起来,她的碗中已经堆积如山,以她的胃口,根本就吃不完。
“你怎么不吃啊,味道挺不错的!”陈墨吃了一会,见王剑峰没怎么动筷子,不禁热情的劝了起来,说完还从盘子底夹了一点肉沫,放到王剑峰碗中。
王剑峰见状,心中不禁骂道:“麻痹的,好东西都让你吃完了,我还吃什么……”
看着杯盘狼藉的桌面,王剑峰一点胃口都没有,不但没吃上菜,红酒也被陈墨全喝光了,肚子当中不禁传出了咕噜噜的叫声。
而陈墨却是好巧不巧的,打了一个饱嗝,而夏轻雪本来也想打饱嗝,但最终忍住了。
桌子下面,王剑峰双手握拳,拳头上青筋暴起,要不是夏轻雪还在,他肯定要把陈墨给大卸八块了!
“王总吃好了吗?咱们谈合约的事情吧?”夏轻雪优雅的擦了一下红唇,然后问道。
“吃,吃好了……”王剑峰强笑一声,然后忍着饥饿,开始和夏轻雪谈判。
很快,夏轻雪就发现王剑峰在谈判过程中屡次失误,很显然,他心态乱了。
夏轻雪不禁心念一动,陈墨之前所作所为,难道都是有目的的?难道这一切,都是这混蛋布的局?
于是她扭头看了一眼陈墨,却发现这货正在咬着牙签玩手机。
应该是我高看他了吧,也许是歪打正着!摇了摇头,夏轻雪继续谈判。
很快,细节问题全都讨论完毕,就只剩下最后一个难题,就是谁占51%股份,占据主导权的问题。
夏轻雪和王剑峰在争论了半天,都没有一个结果。
见状,陈墨不禁无奈的放下手机,道:“你们各有各的优势,这样争下去,就算三天三夜也不会有结果。”
王剑峰讥讽道:“那依你怎么办?千万别说一人一半。”
“当然不是,听说过听天由命不?”陈墨嘴角勾起一抹奇异的笑容。
“听天由命?”两个老板都惊愕地盯着陈墨,不知他的话是何意。
上一页  目录 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