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章 哎,身手退步了
上一页  目录  下一页
“小子,你还敢下来?胆子倒是挺肥啊!”光头大汉三人看着陈墨,就像看待宰的羔羊一般。
“你们来的可真慢,再不来我这根烟都快抽完了。”陈墨吐了一个烟圈,懒洋洋的道。
“小子猖狂!”小毛眼中冷光乍现,身上散发着危险的气息。
“我已经很低调了好不好?”陈墨撇了撇嘴,然后扫视了三人一眼道:“说吧,谁让你们来的?”
“反正你都要死了,知道那么多也没有用!”光头不屑的说道。
“想要杀我?就凭你们三个,未免有些不自量力……给你们一个机会,说出谁让你们来的,不然的话,你们今天就全都走不了了!”陈墨咧嘴一笑,露出了一口洁白的牙齿。
“还真是嘴硬,像你这样的家伙,我们见多了,不过遇到了我们漠北三狼,不管你多么横,最终的下场只有一个,那就是死!”光头咧嘴一笑,眼中满是嗜血的光芒。
“漠北三狼?”陈墨脸上满是不屑,道:“就你们这样,我看三只狗都有些抬举你们。”
“小子,你这是找死。”光头大汉眼中冷光爆闪,一股阴冷的气息发出。
这股气息,陈墨很熟悉,这是杀气,只有杀过人才会有这样的气息!
“很多人都想杀我,可惜啊,我的命太硬,阎王不敢收啊。”陈墨故作无奈的耸了耸肩。
光头见状,冷喝一声:“小毛,猴子,我们一起上,赶紧做了他。”
说完,三人掏出匕首,就向陈墨扑了过去,看三人的动作,竟然全都干净利落,绝对不是普通人。
而且,他们手中的匕首,也不是市场上见到的那种,这可是真正的精钢匕首,锋利无比,上面还带有血槽,这可是杀人利器。
面对攻来的漠北三狼,陈墨却是夷然不惧,手中的烟头猛然弹上半空。
之后,他右手化作掌刀,瞬间砍中光头拿匕首的手腕,然后左手击出,一拳砸中了光头的腹部。
光头男子浑身一震,直接倒飞了三四米,摔的七荤八素。
几乎在同时,陈墨的身子一跃而起,而还在空中的时候,双脚分别踢向小毛和猴子的头部。
碰碰两声,这两人也步了光头大汉的后尘,直接被踢飞了出去,然后躺在地上呻吟不已。
说来话长,但是这些动作只是陈墨极短的时间内完成,一般人,根本看不清楚陈墨的动作。
而解决掉三人,烟头这才落地,几颗火星滚落开来。
陈墨拍了拍手,叹息道:“竟然用了1.5秒,最近活动的少了,身手退步了,看来以后要多活动才行。”
“王八蛋!去死吧!”三人也是狠角色,虽然被一招击退,但是他们亡命江湖多年,过的都是刀口上舔血的生活,自然不会轻易的放弃,于是爬起来再度向陈墨冲去。
可惜,他们遇到了陈墨,他们的努力注定徒劳无功。
陈墨眼中闪过不耐:“真是麻烦,看来我刚才出手太轻了。”
说完,陈墨竟然迎着三人扑了过去,这一扑,宛如猛虎出山,笑傲天下,无可匹敌。
砰砰砰,几声闷响,还隐约传出骨头碎裂的声音。
小毛和猴子的关节直接错位,失去行动能力,光头大汉见状,肝胆俱裂,竟然转身向切诺基跑去。
“想走?”陈墨扫了对方一眼,并没有什么动作,只是随意的道:“你们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,问过我了没有?”
说完,陈墨脚尖在地上一点,身体如箭一般,只是一晃,就拦在了光头大汉的身前,然后一记重拳,砸到后者的胸口。
光头大汉脸色大变,只觉得五内俱焚,喉咙一阵腥甜,一缕鲜红的血液,从嘴角流淌而出,而他整个人也软倒在地。
陈墨居高临下的看着光头大汉,随意问道:“说吧,谁派你们来的?”
“每一行都有每一行的规矩,我们拿人钱财,替人卖命,你不用多费口舌了。”光头大汉咬牙说道。
“规矩是死的,但人是活的,不是吗?如果你们真的要坚守规矩,我也会成全你们。”陈墨淡笑,语气中暗含威胁。
“你想要干什么?”漠北三狼的眼中闪过一丝惊惧。
“不干什么,只是我之前说过了,让你们永远都走不了……”说着,陈墨一脚踩到了猴子的腿上,只听咔擦一声,猴子的腿骨顿时粉碎。
刚才,陈墨只是卸掉他的关节,只要复位,就没有什么大碍,现在可是粉碎性骨折,能痊愈的可能性几乎为零,就算治好了,将来也会留下严重的后遗症。
“说吗?”陈墨微笑着问道。
“就算杀了我,我也不会说!”猴子满脸冷汗,不过倒还硬气。
“骨头很硬啊,不过我有的是时间!”陈墨满脸微笑,但是看在那三人的眼中宛如恶魔一般。
陈墨一脸悲悯的再度一脚踩下……
十分钟之后,三人竹筒倒豆子一般,将自己知道的事情全部讲了出来,陈墨看着手机当中的录音微微摇头:“还以为你们真是硬骨头呢,太让我失望了。”
漠北三狼闻言直接哭了,他们此时已经完全变成了废人,陈墨竟然还在说风凉话。
“远东集团,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……”陈墨冷冷一笑,然后开车离开。
至于这漠北三狼,陈墨也懒得去管,这里的事情,自然有人善后。
“陈墨,情况怎么样了,你没事吧?”夏轻雪打来了电话,带着一丝丝关心。
“没想到我们夏总,还有关心人的时候。”陈墨笑嘻嘻的道。
“看来你是没事了。”夏轻雪闻言顿时暗暗松了一口气,然后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“额……这小妞……”陈墨听着嘟嘟的忙音,不禁有些无语。
几分钟后,陈墨来到了夏轻雪的办公室。
“远东集团你了解吗?这几个人是他们派来的。”陈墨径直给自己倒了一杯水,然后随意的坐在沙发上,丝毫没把自己当外人。
“远东集团?”夏轻雪皱眉想了一下,“他们公司也做化妆品,所以竞争是避免不了的,但是恐吓威胁还派人跟踪,还不至于吧?”
“派人跟踪?你想的太简单了!”陈墨冷冷一笑道,“那三人叫什么漠北三狼,手上有七八条人命,是A级通缉犯!这些都是穷凶恶极之徒,你要是落到他们手中,会有什么后果你该不会猜不到吧?”
“A级通缉犯?”夏轻雪脸色大变,眼中闪过一抹惊惧,“没想到他们竟然如此过分!”
“你手上有什么东西?让他们这样针对你?”陈墨想了一下道,这些人大动干戈,肯定所图很大。
“他们要的,应该是转基因技术……”夏轻雪叹息一声道,“一个月前我在实验室,无意间发现了一种转基因技术,用这种方式生产出来的药品,可以让动物变得狂暴!没想到因此惹来了麻烦。”
“什么?!”陈墨忍不住讶然起来,这样的东西要是传出去,恐怕不止一个远东集团觊觎了,世界上很多地下势力,恐怕都会找上门来,看来自己这个保镖不好当啊……
心中苦笑一声,陈墨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:“你还懂基因工程?”
“略懂一点,我是麻省理工MBA和生物工程双料博士。”夏轻雪语气淡然,就像说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。
“我擦……”陈墨不禁目瞪口呆,“没想到你这小妞,竟然是超级学霸啊!”
“你说什么?敢叫我小妞?”夏轻雪闻言顿时俏脸一寒,双目如刀的射向陈墨道,“不尊重领导,罚款一百!你这月还有两千三!”
“我说小……美女,你也太狠了吧?把我饿死了谁来拯救你于水深火热当中?”陈墨顿时不乐意了,咱堂堂兵王,竟然要为三千块低头?
“看你表现,表现好,月底有两万块奖金,表现不好,一分钱都没有!我可不养闲人!”夏轻雪如葱白的手指,轻轻敲着桌子,身上散发着强大的气场。
“领导放心,我一定好好表现!”陈墨顿时换了一副笑脸。
“你怎么不去学变脸呢?”夏轻雪无语的摇了摇头,然后可能有点渴了,于是拿着水杯往饮水机走去。
“领导这点小事怎么劳你亲自动手?我来我来!”陈墨连忙上前,一脸讨好。
“不用!”夏轻雪很想把这货当成牛使唤,但是看到他一身土不拉几的样子,怕自己倒胃口,于是决定还是亲自动手。
陈墨尴尬一下,坐回沙发,不过他看到自己鞋带开了,于是就弯腰系鞋带。
系好鞋带,刚一抬头,陈墨就愣住了。
夏轻雪今天穿的是一条黑色短裙,当她弯腰接水的时候,后面的裙沿顿时往上往上拉伸,一截嫩白的大腿顿时露了出来,闪耀着熠熠光辉。
于是不由自主的,陈墨的身体再度低了一点点,然后从一个斜斜的角度望去……
上一页  目录 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