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章 陈墨,我有些难受……
上一页  目录  下一页
魅惑酒吧,二楼的包间当中,洛妃兰正在极力和几个人周旋。
其中还有几个熟人,正是梅新仁、李二狗他们,不过他们几个只能站着。
沙发上,还坐着三四个人,这些人的身上全都散发着狠辣的气息,很显然,他们根本不是普通的混混。
沙发的正中,坐着一个脸上带着刀疤的男子,这个人被称为豹哥,是一个令人闻之色变的狠角色。
“洛妃兰,你过来陪豹哥喝一杯!”梅新仁一双眼睛,肆无忌惮的在洛妃兰身上来回扫视,眼中满是贪婪,不过今天有豹哥在,他自然是没有机会了。
“豹哥,你们能来,让我们酒吧蓬荜生辉,不过我已经人老珠黄了,恐怕扫了您的兴致,不如我去叫两个年轻的姑娘如何?”洛妃兰委婉的拒绝。
“老子就喜欢你这样成熟美妇,身上的魅力,根本不是那些小姑娘能比的,不要废话,赶紧过来?”豹哥拍了拍身边的沙发,示意让洛妃兰坐过去。
“豹哥说笑了,我身上哪有什么魅力。”洛妃兰脸上挂着僵硬的笑容,心中着急无比,只希望陈墨能够早点赶到。
不知道为什么,当这些人出现之后,洛妃兰第一时间想的不是报警,而是向陈墨求救,也许,这是一种她自己都没察觉到的依赖吧……
“看来,你是不想给老子面子了?这样的后果,你可要想清楚!”豹哥冷哼一声,眼中凶光闪烁。
“这种事情,总要讲究你情我愿……”洛妃兰心中暗惊,她知道,今天恐怕不能善了了,难道自己真的要去陪这个豹哥?
扫了一眼旁边的梅新仁,洛妃兰心中充满痛恨、悔恨和绝望,这个男人,真的要把自己逼死才甘心吗?
“敬酒不吃吃罚酒,本来要是你主动一点,把豹哥伺候舒服了,少不了你好处,现在嘛……”旁边的李二狗见状,对几个小弟挥了挥手,道:“把那杯酒加上料,给她灌下去!”
那个黄毛立马嗷嗷的冲了上去,要去抓洛妃兰,洛妃兰脸色大变,转身就向外跑,但是后面的门已经被人堵住,所以只是两个呼吸间,她就被人抓住。
另外一个黄毛将一粒药丸放入酒杯当中,然后捏着洛妃兰的嘴巴,就开始往里灌。
洛妃兰用力挣扎起来,酒水顿时撒了满身,让单薄的衣物直接贴到身上,更增加了无数的魅力。
“哈哈,果然是美女,你们看那身段,真是诱人……”豹哥眼中露出了淫邪的光芒,忍不住心中的火焰,向洛妃兰走去。
“嘭!”
一声闷响,包间的门突然一震,让整个房间的人,全都一愣。
“他妈的,哪个不开眼的东西,竟然敢打扰豹哥的兴致!”梅新仁和李二狗说着,就向门口走去,准备开门看看是谁。
“嘭!”
又是一声闷响,包间的房门连门带框,全都脱落了下来,然后带着巨大的力气,直接砸到了梅新仁和李二狗的脸上,然后将他们拍在门下。
“妈的,哪个混蛋,老子……”李二狗用力的撑起门板,骂骂咧咧的想要爬出来,但是只觉得上面一沉,再度趴了下去,没说完的话,也全都咽到了肚子里面。
一道身影,从外面冲了进来,站在门板上,扫视着包间里的情况,此人紧急赶来的陈墨。
当陈墨看到被抓住的洛妃兰之时,眼中顿时充斥着无边的怒火,浑身散发出一股冰冷无比的气息。
也不见陈墨如何动作,就已经到了洛妃兰的身边,然后两声惨叫,那两个小混混顿时飞了出去,砸到两边的墙上,又从墙上滑了下来,躺在地上惨叫,而洛妃兰,已经到了陈墨的怀中。
“妃兰姐姐,你没事吧?”陈墨歉然道:“对不起,我来晚了,让你受委屈了。”
“我没事。”洛妃兰靠在陈墨的怀中,感觉到他强有力的心跳,只觉得无比的心安。
“你先在一旁看着,我帮你教训这几个混蛋!”陈墨将洛妃兰,交到跟上来的酒吧工作人员手中。
“算了,他们都是道上的人,我们惹不起。”洛妃兰满脸的担心,她不想将事情闹大。
“不管它什么帮,只要得罪妃兰姐,我都不会让他们好过。”陈墨眼中冷光闪烁,然后看向了豹哥,他感觉到,这里就数此人最强,应该是领头之人。
“好大的口气,不知道你是何人?”豹哥看着陈墨,心中不禁一惊,这是高手。
“咳咳……”得到了喘息的机会,李二狗和梅新仁终于从门板下面爬了出来,然后看着陈墨道:“陈墨,是你?!”
“看来之前给你们的教训不够,竟然还敢来惹事?”陈墨看到两人,眼中冷光乍现。
“小子不要猖狂,今天有豹哥在这里,一定废了你!”梅新仁大声叫道,在他心中,陈墨已经给他带了绿帽子,他对陈墨是恨之入骨,恨不得将陈墨大卸八块!
“废了我?就凭你们吗?我倒是要看看,今天谁废了谁!”陈墨嘴角勾勒出一抹笑容。
看到陈墨脸上的笑容,梅新仁和李二狗全都毛骨悚然,心中同时升起了危险的感觉。
但是还没有等两人反应过来,梅新仁已经被陈墨一脚踹飞,众人隐约听到了骨骼碎裂的声音,梅新仁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,就直接昏迷了过去。
踢飞了梅新仁之后,陈墨并没有停留,而是直接向豹哥冲去。
其他人想要阻拦,但是陈墨横冲直撞,就像一辆人形坦克一般,瞬间就将那些人撞飞。
一个呼吸之后,陈墨就来到了豹哥的身前,一记重拳,对着豹哥的胸口砸去。
豹哥见状双臂交叉在胸前,想要防御。
陈墨冷笑一声,拳头去势不变,向一颗炮弹一样,直接砸到了豹哥的双臂上。
咔擦!
豹哥的身体倒飞而出,直接砸到了沙发里面,甚至连沙发都给带翻。
“咳咳……”豹哥从沙发下面爬出来,脸色苍白无比,而且双臂以一种奇异的角度垂在那里,显然是废了。
“还能站起来,倒是有两下子!”陈墨眼神冰冷的看着他。
“你很强,但是得罪了我们,你绝对吃不了兜着走。”豹哥色厉内荏的叫道。
“看来你还没弄明白形势!”陈墨说着,拎起一个酒瓶,就对着豹哥的头顶砸去,豹哥想要躲闪,但是根本躲不开。
碰!哗啦!
啤酒瓶直接被砸碎,酒水伴随着血液,流了豹哥一脸。
洛妃兰见状不禁叫了一声:“陈墨,别乱来。”
这倒不是洛妃兰想要替豹哥他们求情或者同情他们,对洛妃兰而言,这些人都是人渣,根本是死不足惜,但是她不想让他们死在陈墨手中,因为陈墨要是杀了人,恐怕会有牢狱之灾。
“妃兰姐你放心,我心里有数。”陈墨示意洛妃兰安心,然后向豹哥道:“怎么样?清醒了没有?”
“王八蛋,你竟然敢打我,你死定了,知道我是谁吗?我可是虎爷的人,你打了我,绝对只有死路一条!”豹哥大叫道。
“呵呵,我死不死不知道,但是我知道,你又要挨打了。”陈墨呵呵一笑,再度一瓶子砸了过去。
豹哥只觉得头昏脑涨,眼前模糊,恨不得立马昏迷过去,但是他知道今天遇到硬茬了,只好强打精神道:“兄弟,今天我们认栽了,你放过我们,从此咱们井水不犯河水!”
“兄弟?你还没有资格做我陈墨的兄弟!”陈墨再度拿起一个瓶子砸了过去。
“哥,不,大爷,我错了,您大人大量,就饶过我吧。”豹哥哭了,没想到陈墨下手竟然这么狠,这么果断。
“呵呵……”陈墨正要继续,洛妃兰那边却是出了状况。
“陈墨,我,我有些难受……”洛妃兰突然脸色绯红的呢喃道,同时,她的双手不自主的在身上乱摸了起来,甚至要解开自己的衣服。
“你们对妃兰姐做了什么?”陈墨见状,脸色顺便变得冰冷。
“我,我们只是给她吃了点药……”豹哥小声道。
“滚!”陈墨此时哪还有功夫理会他们,一脚将豹哥踢飞了出去,然后抱着洛妃兰,来到了二楼尽头洛妃兰的休息室当中,并将房门反锁。
“陈墨,洛妃兰你个贱人,我要你们全都死!”梅新仁刚清醒过来就看到了这一幕,他的脸色顿时变得狰狞起来,这种情况下,就算傻子也知道他们会做什么!
进入休息室之后,洛妃兰更加狂野起来,诱人的红唇,雨点一般,落在陈墨的脸上,脖子上,脸上露出了渴望的神情,陈墨的脸上,瞬间布满了一个个诱人的口红印。
“热……我好热!”洛妃兰吐气如兰,手上撕扯着自己的衣服,更大的一片沃雪现了出来!
上一页  目录 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