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章 喵喵两声让我听听
上一页  目录  下一页
“啪!”
清脆无比的巴掌声,响彻在包间。
“这一巴掌,是替秦楠打的!”
说着,陈墨又是一巴掌甩了过去。
“啪!”
“这一巴掌是替被你祸害的其他女孩打的!”
“啪!”
“这一巴掌是是替我自己打的!”
“啪!”
“这一巴掌,没有理由,就是想打你!”
陈墨每说一句就一个耳掴子甩出,只是瞬间,方少坤的脸就肿的猪头一般。
方少坤早已晕头转向,让陈墨松开他的时候,他直接瘫倒在地。
之后,陈墨走到陈建业面前,啪啪对他脸上甩了几巴掌,“你他妈竟然看着秦楠欺负,还是不是男人?”
说着,陈墨一脚将陈建业踹到在地,陈建业只觉得腹部一痛,身子顿时虾米一般弓了起来。
“就你他妈的这怂样,还敢追求秦楠?”陈墨不屑一笑,然后,在秦楠的位置上坐下来,摸了摸肚子,拿起秦楠用过的碗筷,夹了几块肉丢进嘴里。
秦楠的美眸刷的瞪圆,那是自己用过的筷子啊!
“味道不错,那个谁,还要玩吗?”嘟噜一声后,陈墨转头看向颤颤巍巍爬起来的方少坤。
“艹,麻痹的,你知道我谁吗,居然敢打我?”
方少坤咬牙咆哮,虽然震惊于陈墨的武力,但他身后最不缺的就是武力!那是足以碾压任何权势的强大武力!
“嘴巴真臭!我没兴趣知道你是谁,我只知道你要挨打了。”
最后一个字落下,陈墨猛地又是一腿踢出,快如钢鞭,愣是将方少坤给踢出了包厢,像个雪球一样滚了出去。
包厢里的人都看呆了,谁都没想到陈墨这么强悍,一言不合就动手,出手之间更是毫无顾忌,这他妈到底谁是黑涩会啊!
陈建业刚站起来,看到这一幕顿时双腿一软,再度跌倒在地。
这个方少坤来头不小,他根本不敢得罪,想到方少背后的大人物,陈建业吓得大叫一声:“小子,你死定了!”
然后他苦涩着脸,艰难道:“你知道他是谁吗?他是方少坤,方天虎的侄子!”
“方天虎是谁?”陈墨淡淡一笑,脸色没有任何变化。
但秦楠一听这个名头,瞬间吓得脸色惨白,几乎站不住脚!
方天虎是中都市地下世界的一方霸主,几乎占据了整个城北,势力无比庞大,底下跟他混的据说上千人!
这样的势力,就算倾颜国际都惹不起,也难怪陈建业连声屁都不敢放!
“等着,虎爷就在楼上吃饭,要知道你把他侄子打了,定不会轻饶过你!”一个保镖迅速蹿出门去。
陈墨根本没有阻拦,依旧在那里大口吃肉,大口喝酒!
秦楠却是脸色剧变,偷偷走到角落,给夏轻雪打了个电话。
“这混蛋,还真能够给我惹事!他以为他有点身手,就能够为所欲为吗?方天虎这样的人物,也是他能够动的?”夏轻雪闻言大怒,这混蛋刚上班第一天,就惹下了这么大的麻烦。
“可是夏总,那家伙毕竟是为了帮我才出头的呀,你能帮帮忙吗?”秦楠焦急无比的道。
“你们想办法先脱身吧,我马上就过来,希望方天虎能给我三分面子。”夏轻雪咬着贝齿,一脸无奈。
秦楠这才稍微定心,走了回来。
“陈墨,我们不如现在就走吧?”
秦楠刚走回来,脸色苍白刚想说点什么,就被陈墨打断。
“他们敢欺负你,不管是谁,都要付出代价!这件事,不能就这么算了!”
看着霸气横生的陈墨,秦楠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。
“这是车钥匙,你去车上等我。”
陈墨很淡淡的坐在她的位置,拿着她用过的筷子夹菜,还给自己盛了碗饭,狼吞虎咽起来。
“可是……”
“你是女人,这里不安全。”陈墨大口吃肉,随手拿过红酒,往碗里一倒,咕噜咕噜喝了一口,吐出一口酒气:“哈哈,爽快!”
“好。”
包间内压抑的气氛让秦楠心惊胆跳,她当然知道她一个女人落在这群穷凶极恶之人手上会有什么后果,也没有能力帮助陈墨,当即一咬牙,拿起小坤包,转身便走。
临走前,她看了陈墨一眼。
那个男人,正淡然而坐,大口吃肉,大碗喝酒,脸上看不出半点恐惧,仿佛方天虎的名头不值一提,神色是如此云淡风轻,泰山崩于前而不动。
这一幕,深深刺激到了秦楠,让她不起波澜的内心起了一丝涟漪。
几秒后,她幽幽一叹,脸上满是苦涩。
他以为他有强大武力,可以不惧一切,但他不知道方天虎的可怕,那是多么强势的一个人,被称为神一般的男人!
他打个喷嚏,都足以让人匍匐倒地,瑟瑟发抖!
但自己又有什么办法?
秦楠不得不走,只能期望夏总尽快找到关系,平息方天虎的怒火。
秦楠离开后,没多久包厢外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咯噔咯噔从外面传来。
“叔叔!您来了!!”这是方少坤惊喜的声息。
听到外面的动静,陈建业双腿颤抖个不停,腰杆深深的弯下去,脸色一片惨白,他根本不知道,方天虎今天居然也在这里!
“都怪你!”陈建业颤抖如筛糠,绝望的看了陈墨一眼,咬牙道:“你知不知道,我们俩今晚有可能都会死?”
“要我死死?他们还没有这个能耐!不过你这怂样看着心烦,也给我滚出去吧!”
陈墨一脚将陈建业给踢了出去,然后静静看着包厢大门。
陈建业惨叫一声,死狗一般摔倒在门口,不过他不敢停留,连滚带爬的就向会所外面逃去。
一阵沉重有力的脚步声,就像死神临近,七八个黑衣大汉首先蹿进包厢,齐刷刷的分站两排,肃杀的眼眸全部看往同一个方向!
落针可闻的包厢,死一般沉寂。
终于,在所有手下敬畏的目光下,一道身着唐装的身影缓缓走进了包厢。
方天虎!
方天虎这三个字,虽上不了明面,但没人敢不把他当一回事,因为方天虎在道上狠辣无比,而且身手不凡,是当之无愧的一方霸主。
霸主名号,岂容他人挑衅?
“叔叔,就是那小子,完全不把咱们放在眼里!”方少坤一进来,揉着红肿起来的脸颊叫嚣起来。
一眼,方天虎就看大坐在宴席上的陈墨,因为那个人太淡定了,自己一群人声势浩大的走进了,但那小子没有半点反应,此刻正捧着一只龙虾,啃得不亦乐乎。
心中一动,方天虎目光微凝,以他的经验,这类人在听了他的名头后居然还敢打人,不是蠢到无可救药,便是身有凭仗!
“年轻人,不知如何称呼。”方天虎眼中寒芒一闪,然后走到陈墨对面坐下,沉声问道。
“陈墨。”
“姓陈?”方天虎脑海迅速过滤了一遍,这个姓氏很常见,但中都市根本没有什么姓陈的大人物。
方天虎稍微松了一口气,估计是哪个初出茅庐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吧!
接着,一股怒火从方天虎胸中升起,一个毛头小子现在也敢在自己头上撒野了?传出去还让自己怎么混?
“年轻人,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!”顿了下,方天虎威严的喝道:“我知道你身手不错,但你敢动我方天虎的人,必须付出代价!”
“是吗?如果我连你也动了呢?”陈墨似笑非笑,口气却是大得很。
“找死?敢这样跟虎爷说话。”
方天虎身后,一个国字脸,三十出头的英俊男人杀气一显,箭步蹿出,并指成剑,像是在施展一招精妙剑法,直朝陈墨颈椎斩去。
此名叫方少达,是方天虎的义子,跟随他多年,决不许有人挑衅义父的威名。
嘿!
四周之人,尽是兴奋了起来,血腥而又残忍的舔舌,仿佛看见陈墨横尸当场的景象。
陈墨却是淡然一笑,稳坐钓鱼台,就在方少达指剑刺来之际,轻轻一抬手,宛如天马行空,羚羊挂角,毫无征兆的一掌出现在其胸前。
“碰!”
一声闷响,方少达只觉气血一逆,剧痛袭身,凭空摔在了地上,半天爬不起来。
看到这一幕,所有人都露出惊骇之意!
方少达!方天虎麾下第一大将,居然不是一个年轻人的对手?而且还是一招被败?这怎么可能!
方天虎精芒一闪,居然抚掌大笑:“年轻人,身手果真不错,跟我混如何?”
“你还有心思夸奖我?”陈墨似笑非笑,眸子深邃的盯着方天虎:“我看你别叫什么虎爷了,改成小猫吧?来,喵喵两声,让我听听!”
“狂妄!”方天虎还没说话,他背后的属下全都怒了,方少坤更是气急败坏道:“小子,你别得意!便教你知晓我叔叔的厉害!”
“我叔叔当年一人前来中都市闯荡,凭借敢打敢拼的气概和不俗的身手,短短四年内就成为了一方头目,三十岁那年更是因为一人独战三十好手而名扬中都!现在道上提起北区虎王的名字,全都颤抖臣服,你又算什么东西?敢如此和我叔叔说话?!”
听到方少坤说起自己当年荣耀,方天虎也忍不住面色涨红,浑身气势更甚,双脚往前跨了一步,准备给眼前这小子一个毕生难忘的教训!
上一页  目录  下一页